站点首页|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微史记 季德胜:从江湖蛇侠到一代名医

来源:皇冠备用网  |  作者:admin  |  点击: 次  |  我要收藏
10月13日下午,季德胜先生诞辰120周年学术研讨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台湾厅举行。季德胜是著名蛇伤专家、季德胜蛇药片创始人。南通名医朱良春曾发掘季德胜,并动员他将祖传治蛇毒绝技献给国家,这才有了如今名闻中外的季德胜蛇药片。本期史说请来朱良春之子、南

  10月13日下午,季德胜先生诞辰120周年学术研讨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台湾厅举行。季德胜是著名蛇伤专家、季德胜蛇药片创始人。南通名医朱良春曾发掘季德胜,并动员他将祖传治蛇毒绝技献给国家,这才有了如今名闻中外的季德胜蛇药片。本期“史说”请来朱良春之子、南通市良春中医药临床研究所副所长朱又春先生,听他讲述季德胜的传奇故事。

  10月13日,季德胜先生诞辰120周年学术研讨会去了很多人,有两院院士,有国医大师,还有北上广等地科研院所的学者。朱又春也去了。

  朱又春说,季德胜的一生,始终和蛇相伴,也因蛇成名。据他了解,1898年10月,季德胜出生在宿迁耿车一处破庙里,父亲季明扬是个走南闯北、居无定所,靠卖祖传秘方蛇药为生的江湖郎中。

  尽管有一技之长,但耍蛇为生,总低人一等,季氏家中地无一亩、房无一间。季德胜童年时母亲就去世了,只能跟着父亲流浪奔波,靠耍蛇度日,从未进过学堂。

  1923年冬天,季德胜随父来到如东县岔河。次年,他的父亲就病故了。季德胜遵照父亲嘱咐,将蛇药秘方继承了下来。

  这个祖传秘方,到了季德胜这一代,已经是第6代了。但秘方传承中,一直没有文字记载,而只有口授脑记、动手实践。季德胜先祖曾立下规矩:秘方“传男不传女,世代不外传”。所以,季德胜视秘方比生命还宝贵。

  蛇药秘方不仅没有文字记载,连药材用量也没有标准。这个秘方不是单方,而是几十味动植物中药混杂一起的“乱方”,一般都凭目测、经验配取熬制,病人服用很不方便。

  季德胜后来回忆,既然祖传秘方代代相传,代代有发展,到了我这里,就不能有所创新吗?他决定将秘方简化成一个服用方便、疗效更高的稍稍“标准”的药方。他将原方中的中药一味味品尝鉴定。甚至以身试毒,先让毒蛇咬伤自己,再用各种简化配比的秘方疗伤,以证明疗效。

  江苏的毒蛇,主要是五步蛇(蕲蛇)、地皮蛇(蝮蛇)。季德胜为了验证他的蛇药,经苏北,走山东,由烟台渡海,到旅顺口老铁山下,辗转进入东北的蛇岛。蛇岛上毒蛇甚多,但多是蝮蛇,还没有发现异样毒蛇。便决心折回南方,去同眼镜蛇、金环蛇、皇冠备用网海蛇打交道。

  经过多年努力,他终于弄清了秘方中各种药物的大致功效、配比,并将药物研磨成粉,加药液调和,用手工做成直径2.5厘米、厚0.5厘米的黑色药饼。“季德胜蛇药”算是正式问世了。 季德胜蛇药不断在被毒蛇咬伤的病人身上发挥特效,挽救了不计其数的蛇伤病人。他的名气也越来越大,“绝代蛇侠”的名声不胫而走。

  1949年后,季德胜经常在南通城中心的十字街一带耍蛇表演并兜售蛇药。正是在这里,他引起了国医大师朱良春的注意。

  上世纪50年代,南通建设了联合中医院(南通中医院前身),让后来成为国医大师的朱良春担任院长。朱良春对散落在民间的秘方、单方、验方等非常重视,积极发掘。季德胜蛇药治疗蛇毒的神奇疗效和季德胜本人的名气,也很快引起了朱良春的关注。

  朱又春说,那是1954年初夏的一个上午,他的父亲朱良春和南通市卫生局严毓清副局长等一行4人下乡,驱车20多里,来到天生港附近的上新港,对季德胜进行专访。经农民兄弟指点,才知季德胜住在东边的土地庙里。

  朱良春到达土地庙时,正遇到一个被蝮蛇咬伤的村民,登门请季德胜医治。伤者从脚趾肿到膝关节,痛苦不已。季德胜给伤者内服药饼、外敷药粉,银针放毒,很快便消了肿,伤者当天便自己走回家了。

  朱良春在当天的拜访中,明确表达,联合中医院以后如果有蛇伤患者上门求诊,就来请季德胜医治。“用你的蛇药,医药费归你所有,我们联合中医院不收你1分钱。”季德胜欣然应允。

  此后,联合中医院有了蛇伤患者便通知季德胜。为了核实季德胜蛇药的疗效,朱良春随访了十几名经季德胜治疗过的毒蛇伤病人,例例痊愈。

  有时季德胜无事进城,皇冠备用网也会去联合中医院坐坐。每次到院,朱良春都尊重有加,酒菜招待。一来二去,两人竟成莫逆之交。季德胜还很爽直地和朱良春分享他的祖传秘方。这个配方,有黄开口、雨箭草等,并邀朱良春与他一起采药辨识。

  朱又春说,父亲朱良春虽然对本草有研究,但是从来没听说过“黄开口、雨箭草”这些名称,但看到“黄开口、雨箭草”的药草实物,又感觉似曾相识,于是便把这些药物带到南京中山植物园,请专家鉴定。最终,经植物专家点拨,朱良春完全清楚了。

  仅知道了成分构成还不行,构成比例是怎样的呢?季德胜过去全凭经验配制蛇药。朱良春便说:“你抓给我们看看,怎么样?”季德胜当即抓起了药,朱良春就把他抓的中药用秤逐一称了重量并记载下来。

  1956年4月1日,南通市政府把联合中医院接收改建为公立南通市中医院,朱良春任院长。经南通市卫生局特批,季德胜被吸收为中医院的正式医生,主理医院专门为他开设的蛇毒专科。工资定为105元,相当于当时县处级干部的工资。

  为了改变手工制作蛇药片的窘境,南通市中医院还购买了一台二手的单冲压片机为了更好地将秘方传承下去,发挥蛇药治病救人的作用,1956年,季德胜毅然将祖传六代的蛇药片秘方毫无保留地献给了当地政府。皇冠比分

  秘方被季德胜献出后,南通成立了专门的科研机构和南通制药厂(今精华制药集团),专门研究和生产季德胜蛇药。

  季德胜的蛇药秘方,虽然有出人意料的奇效,但还是靠经验来制作,没能上升为理论高度。由于季德胜没有读过书,对很多中药的疗效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而且药方需现做现用,不易保存,药饼腥味较大。针对这些情况,季德胜带领研究人员对原方进行研究、调整、修正,去芜存精。南通制药厂为铭记季德胜的贡献,生产的蛇药定名为“季德胜蛇药片”。

  南通制药厂生产的“季德胜蛇药片”,经国家卫生部组织专家鉴定,被列为重大科技成果,国家科委为此发表成果公报。1958年秋天,季德胜受邀出席全国群英会,受到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中国科学院聘季德胜为特约研究员。

  “文革”时期,“季德胜蛇药片”的品牌商标,被当成“四旧”,被勒令改为“南通蛇药片”,连“季德胜”三个字也不准用。改名后,海内外的患者和药商对那陌生的“南通蛇药片”很难接受,使蛇药片的销量越来越低。1969年, “南通蛇药片”不得不重新恢复为“季德胜蛇药片”。

  1958年,季德胜以其秘方药片治疗蛇毒患者100例,无一例死亡,全部痊愈,为中药医药界所瞩目。

  1960年的一天,国家卫生部给南通发来急电,请求季德胜赶往武汉救治被毒蛇咬伤的空军中尉朱保祥,季德胜接到任务后,立即奔赴武汉,深夜抵达医院后即开始救治。经过8天抢救,这名生命垂危的军官完全康复出院。

  季德胜一生和蛇相伴,他常常去深山老林,爬山捉蛇,搜集资料,采集药材。晚年潜心研究以蛇毒治疗白内障和癌症等。1981年10月18日,季德胜因脑溢血与世长辞,享年83岁,“一代名医”的传奇人生就此谢幕。

  60多年来,季德胜蛇药片一直由南通独家生产,这个绝密配方也被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录。

  多年来,季德胜蛇药片不仅在国内使无数蛇患起死回生,还作为部队野战官兵随身携带的必备军需品。此外,季德胜蛇药片更作为我国主要援外药品,在坦赞铁路工地,在越南抗美救国战场,在印度、斯里兰卡蛇患乡村,不知挽救了多少生命。有些国家甚至将季德胜奉为“克毒圣手”,日本广岛一带将他作为“蛇神”供奉,印度民间美称他为“季公蛇佛”,连美国前总统克林顿都推崇他是“东方蛇仙”。

  而今,随着生活环境的改善,毒蛇日益减少,而季德胜蛇药在更多疾病中的临床应用却不断扩大。季德胜蛇药片被发现对红肿热痛的带状疱疹、流行性腮腺炎、丹毒等皮肤病和痛风性关节炎都有较为明显的疗效,甚至对肿瘤及癌症疼痛也有相关疗效的记载。

  季德胜生前一直试图验证蛇药片在除蛇毒之外的其他疗效,在他去世后不断被验证。如果这位耍蛇出身的一代名医在地下有知,应该含笑九泉了。

  季德胜有五子两女。两个儿子继承父业,做了医药行业的工作;一个女儿在医院工作。

  更多精彩内容详见每周五《微史记》周刊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邮编:210092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您可能对以下内容感兴趣

发表评论
  • 用户名:
  •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回到顶部